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睹物思人】王承书:一生三次“我愿意” 隐姓埋名三十年无锡配资公司

2019-04-09

是加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项目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无锡配资公司曾被外界称做中国的居里夫人!

年近半百却多次面临改行,在一次次从零开始的艰难抉择面前,用三个“我愿意”肩负起国家的重托,为祖国核事业,隐姓埋名30余年,一生无私奉献书写报国誓言。

的经历被写进小学课本。,就是中国核物理学家王承书先生

今天,我们追忆王承书先生,感受先生以身许国的情怀和风骨,用铭记的方法向王承书先生献上最好的致敬!

55年前的那个10月,新疆罗布泊上空的蘑菇云震惊了世界。而您知道,原子弹的核心燃料——高浓铀是如何研制的吗?在中国,有这样一位奇女子,她叫王承书,年近半百还面临多次改行,甚至为了核事业隐姓埋名30多年。在一次次从零开始的艰难抉择面前,王承书用三个“我愿意”肩负起了国家的重托。清明前夕,记者走近了她曾经工作了几十年的处所。

这台手摇计算机已经锈迹斑斑,王承书当年就是用它计算着海量的数据。我们还在她的学生诸葛福家找到了王承书去世前寄来的一封书信,除了工作内容,在结尾老人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我一生平淡无奇,只是踏踏实实地工作,至于贡献吗,中证配资谁又没有贡献,并且为国家作贡献是每一个公民的职责,何况是一个共产党员。

一生无私奉献、许党报国,王承书为祖国核事业甘愿隐姓埋名30余年。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去了解王承书传奇的一生。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研究员 诸葛福:生存好多年了,50多年了,放在铁盒子里保险。

诸葛福是王承书的学生,在他家里,我们寻找到一本他珍藏了50多年的王承书的条记。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研究员 诸葛福:上面写着王承书,英文名字。想起她我就拿出来,你看她的条记都是很工整的。

和普通的女孩子差异,王承书从小就有着极强的数学天分,她在1941年就获得美国巴尔博奖学金,在美留学期间,王承书提出了“王承书——乌伦贝克方程”的观点,这一观点一颁发就轰动了世界,至今仍在沿用。她的导师评价她是“不行多得的人才”。

王承书却拒绝了这样光明无限的未来,在1956年回到了祖国,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装满300多个包裹的书籍和条记。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研究员 诸葛福:1956年10月6日是我难忘的一天,虽然那时候还没意识到这将是我真正有意义生活开始的日子。在拜别了十五年的祖国国境上,第一次看到五星红旗在空中飘扬,心里说不出的兴奋。她就讲我回来以后,温州配资我就是要为国家作贡献,我不能等人家把中国建设好了再来,所以国家需要什么我就干什么。

1958年,我国筹建了热核聚变研究室,聚变能被认为是人类最抱负的清洁能源,也称人造太阳。但其时这一技术在国内一片空白,也是王承书从未接触的陌生范围,对46岁专业已经定型的她而言,是一个布满风险的巨大考验。面对钱三强的邀请,王承书毫不踌躇地说出了“我愿意”。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研究员 诸葛福:她接受了这个任务,顿时就领导了一些同志到苏联去学习。回来其时是乘火车,火车要七天七夜才到,她上了火车就操作这个时间把资料给全部翻译成中文,下了火车她就翻译完了,然后很快就出书。

经过两年的钻研,王承书已成为中国热核聚变范围的领军人物。此时,国家原子弹的研制进入攻坚期,但核心燃料高浓铀研究却进展缓慢。如果将原子弹赋予生命,那么高浓铀就是其体内流动的血液。1961年3月,钱三强又一次找到王承书,但愿她负责其时属于国家最高机密的高浓铀研制。这一次,王承书再次说出了“我愿意!”。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研究员 严世杰:她确确实实就是说我无悔,我愿意。我改行了比别人损失要小。既然都是从新做起,我为什么不行以?

第二次选择,仍然是短短三个字“我愿意”。1961年,王承书的条记戛然而止,因为这次的选择,意味着她要放弃之前所有的功成名就,今后隐姓埋名。

王承书辞别了丈夫和孩子,暗暗来到了中国第一座浓缩铀出产工厂,这一年,王承书49岁。

1963年底,高浓铀投入出产,这是决定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是否乐成的关键。工厂里,数千台机器要分5批启动,能产出合格的高浓铀吗?期待的过程既煎熬又令人等候。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高级工程师 张连合:前3批样品成果都没问题,各人都很高兴,但是一看王承书还是皱着眉头。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研究员 严世杰:她最高兴的(时候)她说我不在这儿,她说我要到最后一批产物出来才高兴。

1964年1月14日,终于乐成取得第一批高浓铀合格产物,为原子弹爆炸提供了最底子的燃料担保。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高级工程师 张连合:各人都屏住呼吸,一会陈诉来了,突然看到王承书眉头慢慢舒展开,有了笑容,各人就知道乐成了。

至此,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把握高浓铀研制技术的国家,王承书领导团队交付产物的时间比原打算整整提前了113天,担保了原子弹的装料。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乐成。

而此时的王承书,面对的却是继续地隐姓埋名,从事核事业研究。这是钱三强向她发出的第三次邀请,这一次,她仍然坚定地说出了第三个“我愿意”,这一年,王承书51岁。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高级工程师 张连合:钱三强第三次找到她。说有什么困难吗?她说我没有。有什么话要带给先生和孩子,她也没有。那你愿意继续在这工作吗?我愿意。

由于恒久操劳,晚年的王承书患上了眼疾,但她却以浪费为由拒绝了昂贵进口药的治疗。这也是学生诸葛福一直以来的心结,有一次,他由于疏忽,把一份复印不太清楚的英文学术陈诉交给了王承书。

中核集团核理化院研究员 诸葛福:她其时看不清,用那个美国带回来的一个长条放大镜,先按字母本身描,描深了,然后再看看,完了之后把我找去,她再一个一个字一句一句话给我修改。

因为保密的原因,王承书很少呈此刻公众视野,在采访过程中,我们发明了这样一段视频,这也是她在生前独一的影像资料。

核物理学家 王承书:本身觉得做人还是比力正派,但没有做到一个真正的好党员。

其时,王承书已经收到了病危通知,她留下了这样一纸遗嘱:将本身一生积蓄的十万元,一分不剩全部捐给了“但愿工程”。1994年6月18日,奉献了一辈子,清贫了一辈子,默默无闻了一辈子的王承书走了。

在她条记的扉页里,我们发明了这样一张已经发黄的字条,上面写道:“在无论任何条件下,坚决完成党交给我的任何任务,在须要时不吝牺牲本身的生命。”

今天,重读她的日记,我们不知道王承书是在什么情境写下的这些话语,但我们知道,她已经用三次“我愿意”和一生许国的坚定信念实现了最初的誓言。

(央视记者 肖璞 崔霞 庞静然 陶嘉树)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