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聂艳申请运营主体之一拜克洛克破产 ofo否认其为公司员工文商期货配资网

2019-04-05

[摘要]聂艳是谁?有接近ofo人士亦对《证券日报》记者透露,文商期货配资网聂艳是债权人,“不是ofo公司的人,是个用户”。而ofo方面称该债权人有意通过媒体进行曝光。但“ofo的人说他们本身不会申请破产”。

本报记者 李乔宇

日前,一则ofo申请破产的公示引发市场关注。有报道称,ofo运营主体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拜克洛克)作为“被申请人”而呈此刻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申请人为聂艳,日期是3月25日,管理法院为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

有相关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谈到,如果相关人士对付拜克洛克的破产申请被受理,那么亦会穿透到ofo其他相关公司,包罗ofo的另一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打点咨询有限公司。

ofo方面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聂艳并非公司员工,此举为用户行为,ofo目前运营一切正常。

记者随后查阅ofo应用软件注意到,该应用软件显示相关业务一切正常。

聂艳是谁?

据ofo方面透露,潍坊配资4月3日,ofo小黄车已就相关事宜与法院进行了沟通。至于沟通成果,ofo方面则暗示“没那么快有成果”。

有接近ofo人士亦对《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聂艳是债权人,“不是ofo公司的人,是个用户”。而ofo方面称该债权人有意通过媒体进行曝光。但“ofo的人说他们本身不会申请破产”。

在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许峰看来,用户申请ofo破产的可能性几乎为0。许峰对《证券日报》记者谈到,申请破产需要必然用度,是要根据企业的资产金额来算的,“这种极端情况理论上不会产生”。

至于申请ofo运营主体破产的聂艳毕竟是何种身份?许峰谈到,如果公司呈现资不抵债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时候,相关公司债权人或股东有权申请公司破产。

“申请破产,并不即是进入破产措施。”投资金融律师董毅智原因《破产法》内容谈到,债权人提出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五日内通知债务人。债务人对申请有异议的,温州期货配资公司应当自收到人民法院的通知之日起七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人民法院应当自异议期满之日起十日内裁定是否受理。

董毅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只有在法院受理申请后,才会进入重整或破产清算的措施。至于如果ofo提出异议,法院是否会受理破产申请,董毅智暗示,各个法院这部门裁判的标准不太一样,还要看具体的受理成果。

“如果正常的话,债权人很少会申请相关公司破产。”董毅智谈到,“可能是债权人觉得机会不多。”

但有相关ofo供应商对《证券日报》记者谈到:“我们固然不但愿ofo破产,活着就有但愿。”

且战且退

ofo的财政状况并不乐观,有相关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据其了解,ofo的资金状况并没有明显好转,目前还是维持活着,“先担保不绝气,在做好长期战的基础上寻找新的朝气”。

“有人带着被褥去催款了,可能是小供应商。”上述知情人士谈到,但这解决不了实质问题,对付小企业而言,“欠款是会把人家压垮的”。

ofo方面强调,ofo目前运营一切正常,有关债务也在诉讼或者协商傍边。ofo小黄车在各个都市还在正常运营,有连续的投入和打点。

记者查阅ofo手机应用软件了解到,相关业务仍然可以使用,押金退还状态仍显示为排队中。谈及押金问题,ofo方面谈到,对暂时拖欠用户押金暗示诚挚的歉意,并一直在积极寻求为用户退押金的要领,“ofo会对峙负责到底”。

记者随即走访了ofo另一主体公司东峡大通(北京)打点咨询有限公司的注册地点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14号院1号楼620室,记者注意到,该地点属于首科大厦中的北京首科创融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地点工作人员认可ofo此前在该地点办公,但“已经搬走很久了”。

在丹棱soho——ofo此前的另一处办公所在,记者注意到该办公所在内尚有ofo的相关标识,但在周三的下午4点已大门紧锁空无一人。

“很多人来问,但ofo其实从来没有入驻过丹棱soho,他们可能是通过其他公司名字到丹棱soho办公的。”有丹棱soho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记者随即向该工作人员展示了ofo两家主体公司的名字,该工作人员暗示“两个名字都没有”。

至于ofo是何时搬走的,上述工作人员谈到“陆续有人在搬,说不清毕竟是什么时候搬走的。”

ofo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5楼的办公地点仍在运营状态,但据该大楼工作人员谈到,“本来在信息栏有标识,此刻摘掉了。”

在互联网金融中心,ofo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并未破产,押金也在陆续退,“可能要再等3、4个月”。

在4月3日这个工作日的下午,ofo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所在显得有些冷清,鲜有工作人员收支办公室。谈及公司显得冷清的原因,该工作人员坦言:“公司没有以前好了,钱都用来退押金了”。

ofo方面在声明中最后一句“春天来了,我们将继续为用户处事”引人遐想。随着天气的转暖,共享单车订单量的回升,ofo的成本寒冬,是否会过去仍未知。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